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热点新闻 / 正文

越狱8天被抓庭上扬言杀警 这个亡命徒是啥来头|越狱|被抓获|监狱

作者: admin 发布: 2018/2/12 分类: 热点新闻 阅读: 次 查看评论

听见陌生人喊我的名字,惊起抬头,楼道的白炽灯下,你肌肤似雪,短发利落,笑眼眯眯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见你。不知不觉,好像仅仅做了几场梦,已经十四年过去了。前几天你饱含深情地感叹说,和我们分别后,再小的分别都会好好的、真的说声“再见”。

  而我——我绝不会和你好好说再见,因为我知道,在“二”的窄门里,将来的你我总会以不同的姿态,时时相见。愿你新年继续坚忍,时有好运突然降临!拥抱你的孩子们!?年12月18日。曹玮:你说的落得很慢很慢的雪我能想到,大约是空气凝重,雪花不大不小的那种吧。

  我在日本的时候,却见过下得又大又急的雪,从车站走到宿舍的十几分钟间,路上已经被松软而厚实的雪花到处铺满。记忆中,敦煌的雪向来特别少,总是天阴了好久,最终放晴,或者酒泉嘉峪关都下雪了,偏偏绕过了敦煌,一个冬天不见雪花是常事,偶尔一下,也是很散漫悠扬,下下停停难以爽快,下了几遍还是一两寸厚。想来,海洋附近的法国应该不是这般模样吧?毕业十年,回想起来似乎真的风驰电掣、惊魂未定。

  毕业后就上了快车道,书呆子如你我,和社会脱节得太多,总觉得社会上什么都是新的,除了不考试,其它方方面面都需要学习,因犯错误、被批评而迷茫困惑。有一年暑假,我没有回家,梦梦从陕西,你从甘肃,小烁从北京给我寄特产来,我一个人在宿舍里,把地拖干净,凉席铺在地上,满地滚着睡,无聊了就看看你的书桌,那些红红的剪纸娃娃,看看小烁架上的书,散乱在桌上的各种小玩意,还有她和男朋友做的卡片,看看梦梦艳红色的化妆水,还有我自己贴在桌上的梵文字母,上过课后却再也认不得了。毕业离开的那天下着大雨,公司派车来接,行李多的很,奔命上车,总觉得是灰溜溜走的,顾不得谁了,宿舍里你究竟住了多久,我也没有想,总觉得好像战争要来了,慌慌张张地就走了——这就是毕业给我留下的印象吧。

  一到冬天,我就想起了你的白色羽绒服,白得耀眼,白得痛快。我清楚地记得你第一次穿着它,是去和陈姓小生上课,我讶异于你的失常,却又不能说出口——那时候面对陈生,你真的很失常你知道吗?写特别特别长的信,我好像还看了——也不知道你怎么就那么二给我看,我那么二就看了,好像有八九千上万字,回忆你们的相遇,点点滴滴,像是工笔的意识流,读来让人叹息。难得有陈生如此心灵相通,能够get到你说的每句话里的意图、出处,我想最高处你还是寂寞的,所以才会在要见陈生、要交出自己那颗心的那一天,失常如彼。

  我没有说,大约就是我看到你的信,明白了你的孤独和那种惺惺相惜——我惊叹此生我是否也能遇到这样的人,付出这样的情感。只是那天很晚了,你回来了,眼睛红肿着,出门时原本鼓鼓的新羽绒,仿佛也泄了气,在我们宿舍昏暗的四盏黄黄白白的台灯下显得颓丧。你告诉我们,陈生有女朋友了,他很体贴有分寸地提到,没有给你机会开口,他说你们还是朋友……黑暗氤氲在宿舍里,空气都凝固了,你又哭了,然而我们没有人知道如何安慰你……。

  之前我和西南师大的同学,你很直接地说,他配不上你,可我也是不能自拔。我曾经问过你,为什么我不能与别人建立亲密关系,怕一辈子孤老。你跟小烁说,因为还没有碰到合适的人,我才内心笃定了一些。

  后来,我遇到了老南瓜,他是我高中同学的钦慕对象,最终我还是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,写信给他、写日记给他,你很忧虑地给我说,老大,“士之耽兮犹可脱也,女之耽兮不可脱也”。我很决绝,说我能承担,饮鸩止渴地继续这种危险关系。后来关系明确了之后,我们就没再讨论过这些问题了。

  同处一室,总在关键时,点一点彼此,现在孤独地坐在中原大地的校园里,再也没有人把目光放进过我的心灵里了。你问西出阳关无故人,你我慌慌张张要去哪里?茫茫天地间,阴云塞乾坤,上下而求索,不知归途在何方。我们是很二啊,想想那个时候,你背着暖水瓶大小的一罐咖啡,我们在考《说文解字》前夜,坐在二教小教室看《聊斋志异》,咖啡和狐女的故事一起咕嘟嘟咽下去,再也想不起来许慎是何方人物。

  不知你还记得大一的五一还是清明,咱们相约去了杭州,凭着四条腿,转了西湖一圈,我那该死的师兄在浙大给我们找了个宿舍,自己却跑去北京看女朋友,连顿饭都没让我们在浙大吃。但那时候真开心啊,你知道吗?为了和你去西湖,我自己特意去松花江路那里的菜市场买了一双新鞋,可是年轻眼拙,买的是伪劣产品,厚底的松糕帆布鞋,走了西湖一圈后鞋后跟居然走塌了,勉强拉着鞋回了上海。好像那之后,我就没有再去过杭州了,但不知为什么,感觉杭州特别熟悉,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,岳王庙边的寺庙买的丝巾手帕,龙井寺边摘的茶叶——那茶叶放得都没有味道了,我还没有舍得喝——我不会喝茶,我是个粗人,是你教会了我闻茶香,品茶叶。

  你会逗弄复旦草丛里走出来的每一个猫,我却总是避之不及,你会捡起落花秋叶,我却总在想下一顿吃啥。大约到了读研究生,我才明白你的生活方式。有一年,好像是听说我们可以喝酒,胡图图送了一大瓶青梅酒,不知是谁生日,吃过了一波蛋

« 上一篇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

这里添加640*60的广告代码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